当前位置:3d家彩网 > 3d家彩网样品 > 正文

特朗普能有今天,都要拜他爸所赐

弗雷德的中间名“基督”来自唐纳德的祖母伊丽莎白·基督·特朗普,而弗雷德赚得第一桶金的建筑公司E. Trump & Son正是靠着祖母伊丽莎白运作起来的。据The Guardian报道,当唐纳德的祖父于1918年过世时,只留下了价值3万美金的财产,所谓的“特朗普地产帝国”其实是由祖母帮忙一手打理起来,因为那时的弗雷德,还没成年。

说他和他爸不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拥护者,你信么?

什么叫白手起家?呵呵,投胎真是门技术活儿。

又是一水儿的(过度亢奋的)白人

《福布斯》对此的态度是“I don't buy it”(我不买账)。

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威廉·波拉克认为,父子之间保持对等关系虽然很好,但是这样的对等关系是有条件的,父亲如果不能在儿子的心中竖立权威,就很难实现早期的纪律管束和监督,而这样的后果是孩子在成年后面对挫折时容易出现失控的情绪和反社会行为。

然而即便被媒体曝光也没什么卵用,因为父亲的烂账已经过了诉讼年限,特朗普只需要补交一些罚款就完事了。此事气得希拉里晒出自己的报税单,隔空喊话特朗普。

福布斯和Investopedia曾经收集整理过弗雷德发家致富以及给子女转移财富的过程。据《国际商务指南》2016年的统计,特朗普当时的身家净值为100亿美元(关于这个数据是有争议的,后面会再提到)。

与三K党颇有渊源

生而逢时,疯狂敛财

专业逃税20年

emmm……不知道保守而传统的弗雷德在天有灵听到这句时是什么想法。

再看看特朗普任内的白宫实习生:

要说唐纳德从弗雷德的发家史里学到的最大的经验恐怕就是:政策红利的重要性。于是在变卖父亲产业后,他的目光第一次瞄准了白宫。

更过分的是,《纽约时报》在1999年弗雷德去世那年的报道中曾提到过,特朗普在他爸去世时说过这样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这件事儿(爸爸去世)对我来说是好事吧,作为他的儿子总避免不了要和他竞争,现在他不在了,再也没有人和我抢曼哈顿这块宝地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高法院好像不喜欢我?”

特朗普自己也多次赞美过他的父亲,说他是自己的英雄、楷模,还教会了自己很多事。对此一众美国媒体纷纷点头:比如在如何逃税、如何搞歧视、以及如何糊弄政府方面,特朗普真是深得弗雷德真传……

信源&图源:The Guardian、Town&Country、Investopedia、Forbes、维基百科

特朗普曾多次在家族血统这个问题上撒谎被抓包。他在谈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时说:“我很尊重她和德国,毕竟我爸也是在德国出生……”

弗雷德

但是特朗普最近说了一句话,真的把网友震惊了。

在2005年的人物传记《特朗普国度》(Trump Nation)中,作家Tim O’Brien这样说到:“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深受其父弗雷德的影响,从他的个性和心理状态中都能看到他父亲的影子。”

图源:国际商务指南,2016

“他们两个在同一间屋子里时很奇怪。他们都在说话,应该是在和彼此聊天,但我敢肯定他俩谁也没听见对方在说什么。”

于是所有人都在问一个问题:为啥特朗普是这样的一个人?

相比特朗普的高调,弗雷德就低调多了,然而他的低调是有原因的。2018年《纽约时报》重磅曝出特朗普家族逃税几十年的猛料。原来早在上世纪80年代弗雷德的年收入已经达到5000万美金,每年需要缴纳1200万美金的税额,但是他根本没规规矩矩交过,都给儿子的赌场生意擦屁股了。而继承了遗产后的特朗普也在不断的破产闹剧中血亏了12个亿,因此避过了该交的税。

如果说谁塑造了今天的特朗普,那一定是他的父亲弗雷德;如果说谁能看透特朗普,那恐怕就是这个学临床心理学的侄女了。在玛丽·特朗普这本书中,她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能有今天,全拜他这个‘有毒’的家庭所赐。”

而据知情人回忆,特朗普和他父亲的相处模式很特别。

《华盛顿邮报》曾经在2016年算过一笔账,弗雷德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过信托辗转买下14处物业的贷款后,把信托受益人设成唐纳德,又把这些贷款的债券转移到同一个基金。于是唐纳德没交一分钱贷款,却成了他爸的银行和债主,吃掉了所有贷款的利息

但是据史学家考证,他爸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他的祖父才是在德国出生。

比如,发布会中突然情绪失控转身走人……

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是弗雷德从确诊到病入膏肓也就6年的时间,更不用说有专业的护理人员照顾,根本不用特朗普在床前尽孝。

图源:国际商务指南,2016

不过特朗普地产公司经营的廉租房,的确因为拒绝出租给黑人而被多次告上过法庭

1982年第一次出现在《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时,福布斯说他们父子的身家大概在2亿美金,但是唐纳德坚称有5亿;1992年时他声称自己的身价为37亿美元(即使他在曼哈顿的广场酒店正在申请破产);2009年,他吹嘘自己的品牌价值50亿美元(《福布斯》对此表示强烈反对,将他的估值定为20亿美元)。2015年,特朗普以45亿美元的净资产登上福布斯400强,这是他迄今为止的最高估值。但是又一次,他称自己的估值已经飙升到“超过100亿美元”。

而他和父亲的相处模式更说明了问题。

一水儿的白人

三代特朗普,全是做地产生意

最近,一本由特朗普的侄女撰写的回忆录吸引了大众的关注,作为特朗普家族中的一员,多年的家族恩怨纠葛使得玛丽这个侄女拥有对于特朗普来说堪称重量级的黑料。除了上面说到的逃税20年之外,在她的这本新书中还提到,特朗普居然在父亲身患阿尔茨海默症后经常嘲弄他。

编辑:猫待诏

骂也没用,他打死也不会公开自己的税单。成长在这样一个靠逃税和钻政策空子发家的家族中,你能指望特朗普对政府的权威和秩序抱有多大的敬畏呢?

对不起,上面那句话不是鲁迅说的,而是来自Philip Larkin的《高窗》。

但是能怪谁呢?最先在血统上撒谎的人是他爹啊。

特朗普很早就发现,他和父亲的经商理念是截然不同的。弗雷德得益于大萧条时期的百废待兴,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讲求节俭。但是特朗普不喜欢这样,他喜欢刺激、豪华的大场面。当父亲看到他的特朗普大厦正面都是玻璃幕墙时,叨叨说这样太浪费了,临街的低层可以这样,再往上就最好用砖墙这样比较省钱。从这个时候开始,特朗普就决定要单干了。

但是放在现在看,这个事就可大可小了。崇尚“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三K党明显与当今主流的政治正确理念相违背。因此当时这个事一被报道出来,特朗普第一反应就是气急败坏地否认,但是警方当时的逮捕记录依然被媒体挖了出来。只不过当时的记录并没说他爸到底是在现场围观还是具体参与了活动而已。

然而,先后6次申请破产的唐纳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3d家彩网样品他根本没有稳守父亲家业的打算,因为钱对于唐纳德·特朗普来说来的实在是太容易了,他挥霍的更容易。要不是弗雷德为唐纳德做好的财富计划可以利滚利钱生钱,恐怕唐纳德早已跌出福布斯排行榜很多年了。

此后弗雷德便像开了挂一样,开始了他一边赚钱一边转移资产给孩子们的生涯。不过弗雷德的长子弗莱迪死的早,也无心打理家族产业,这才便宜了排行老四的唐纳德。与传统价值观里有志气的年轻人不同的是,唐纳德从来没有觉得靠爹吃饭有啥不对,相反,他一毕业就决定投身家族事业。

“我从来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被父亲吓倒,”特朗普在《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中写道。“我会挑战他的权威,而他也尊重我。”

不知道重病的弗雷德被这个儿子嘲弄时有没有在心里骂过这个狼崽子,但是如今他的照片就摆在特朗普白宫办公室桌上,他这个儿子,也确实是美国建国以来最有钱也最奇葩的总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据特朗普自己回忆,由于闯祸太多太难管束,弗雷德在特朗普13岁那年不得不送他去了军校,希望军队的纪律性能挽救他的儿子……

后来证明,三K党事件,只是特朗普家族众多谎言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这父子俩从家族血统到个人资产,就没说过几句实话

从血统到资产,这家人不爱讲实话

刚一毕业的精神小伙特朗普

特朗普能把眼光投向政界也要多亏了他爸给他攒下的人脉。

的确,这种得不到玩具就撒泼打滚一样的画风,以及自以为是到极致的语气,出现在一国首脑身上,实在是太违和。但从特朗普接手美国以来,这样的画面几乎天天上演。

弗雷德

93年特朗普与第二任结婚时,左边是弗雷德,右边是特朗普

93年特朗普与第二任结婚时,左边是弗雷德,右边是特朗普

这时的特朗普已经发现,没有了政策红利的加持,想要复制父亲的成功几乎不可能,于是他想明白了一件事:与其等待政策红利的降临,不如我自己便是那执笔社稷之人。

白手起家的是父亲

3岁的特朗普已经成了小地主

此后的弗雷德如法炮制,用皮包公司买地然后转手把股份给儿子,再拿着政府给补贴的钱盖房子,盖好房子卖给政府后还要跟政府继续收地租和房租。你以为这样一本万利的好事已经够绝了吧?但是特朗普他爸更绝,就连买地的资本也被弗雷德安排的明明白白。

父权缺位,各说各话

三代特朗普,全是做地产生意

除了在出身上撒谎,特朗普在吹嘘身家上也毫无羞耻感。特朗普自报的身家永远高出第三方统计的数据,而且不止高出一点点。

但是其中有将近30亿都是来自父亲弗雷德早期为他积累下来的财富红利,而他也并非他自己在《交易的艺术》中所说的是“白手起家”的普通商人,真要说的话,他父亲才是那个真正白手起家的人。

责任编辑:林伯儒

从1993年到1999年,弗雷德·特朗普生命的最后6年都是在阿尔茨海默症的折磨下渡过的。他的一生未能见证他家老四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但是他却确保了在自己死后,唐纳德·特朗普有足够的资本去走上人生巅峰。

2017年,美国《城与镇》杂志曾经爆料称,弗雷德曾经在1927年因涉嫌参与三K党活动被捕。而三K党在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正是巅峰时期,有将近600万的拥护者。特朗普他爸会参与三K党的活动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很多后来纵横美国司法界和政界的人物都与三K党有过说不清的关系,就连美国总统杜鲁门也曾是其中一员。

按理说承建商是不能成为地主的,所以他在买下地之后以自己孩子的名义成立信托,然后把这两块地捐给了信托,这样弗雷德的承建公司就不再是地主,而要以每年6万美金的费用租赁这两块地。于是年仅3岁的唐纳德,已经成了年收入过万的地主了

3岁的特朗普已经成了小地主

根据The Guardians的爆料,弗雷德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曾经对外声称自己来自瑞典。但是他祖上的姓氏原本是德语Drumpf,而且弗雷德自己还会讲德语。可是联系到二战期间那个敏感的时期,德国的血统对于他家的生意来说避之唯恐不及。特朗普在这样的谎言中长大,歪曲血统什么的根本就是信口拈来。

刚一毕业的精神小伙特朗普

美国人吐槽:“我仍然不敢相信这是一条真推。”

再联系特朗普一贯的言论:

为了养家弗雷德没有去上大学,而是利用业余时间学了木工和建筑工技能,敏锐的商业头脑使他嗅到房地产复苏的商机。然而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二战后“罗斯福新政”给纽约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巨大政策红利和绝佳商机。事实证明,弗雷德真是好绝一男的。他不但完美地赶上了好时候,而且一手好牌打得极稳。相比6次破产的特朗普来说,特朗普他爸实在是个人才。

吹嘘身家

父亲虽能干,儿子却败家

还有特朗普最近为11月竞选的主题曲团队:

等不到政策红利,不如执笔社稷

二战后的美国为了刺激经济、安置战争中的美军士兵,不断地出台政策补贴廉租房的建设项目。但是要盖房子得先买地,于是弗雷德看准了时机做了这样一件事:抢先买下布鲁克林区两块政府廉租房用地,而廉租房的承建公司是谁呢?正是弗雷德和母亲的公司。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加赤裸裸的“转账”手段,比如唐纳德在大西洋城的赌场经营不善时,弗雷德直接派人去买了350万美金的筹码,然后转身走人;或者购买唐纳德公司的股份,然后以血亏的价格卖回给唐纳德。就这样到80年代末,唐纳德就已经从父亲手里拿到了近5000万美金。一直到1999年弗雷德患阿尔茨海默症离世时,已经基本实现了给每个子女220万美金的年收入的计划。

可惜历史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父母越能干,孩子往往越败家。苦心经营一辈子攒下的家业仅仅在弗雷德去世5年后就被唐纳德以接近5亿美金的价格一股脑打包卖给了别人,他要去做别的生意,更气派、来钱更快。